快乐写文三人组

【齐屠】两个人,一个人的一腔深情

Emmm不容易,这篇终于是我写的了

还是那句话一切随缘,佛系写文



屠小意很久没回过兰汐了,

或许...当他离开这个小镇的那一天,便明白下次再回来是很久以后了...

是为了逃避什么,高考、还是姚哲恬。

也许都不是....

兰汐这个小镇,对他来说,太熟悉了,从出生、到情窦初开、再到离开……

他熟悉这里的每一条小巷, 乃至每一条岔路。

可如今,屠小意走在街头上,看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,不由的有些迷惘,

从始至终——这个小镇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变,变的,是他们...

再一次踏上高塔,却不复当时的年轻肆意,再次俯视兰汐,这个小镇,依旧美的让人心....只不过,少了那个和他一起的人.....

他辞职了,还是选择回到这个他出生的地方、回到这个,承载了他青春的地方……

也许每个人都一样——里面的人想出去,出去了的又想回来...

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仍在画画一一他爱着画画一如既往,也许,他骨子里就是这么执着的人……

这个决定,他想了很久。

他想画一本漫画——一本全是他青春的漫画……

他的漫画中,是他的青春——曾经的美好时光,还有那个,一想起便心里发苦的人.....

有时候,就是这样,太想忘掉一一个人, 反而忘不掉...

回兰汐这段日子里,他联系过花生了...也大致知道了他们的近况... ..

比如,花生早成家了,还有了个白胖的儿子,如今的生活倒也算美满。

还有姚哲恬——他 曾经执念的女孩啊,也成婚了,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

或许是巧合,但他确实看见过,在那座桥边...

这或许是对他青春的了解吧

有时候,太过执念了,可能反而没有好结果吧....

还有...齐景轩,听说,他的工作很顺利,如今也要升官...……

还听说,.... 他快结婚了..……

是呢,本该替他高兴,却无论怎么都说不出恭喜...

--结婚现场

屠小意终究还是参加了齐景轩的婚礼--以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的身份,只是...朋友... ..却也只能是朋友……

敬酒时,齐景轩带着他的新娘来了他们这一桌,他的新娘很漂亮,听说是在飞机.上认识的。

是呢,她将成为他的妻子……和他相伴一生的人,直到这一刻,他才明白,自己有多么羡慕她……

他犹豫了很久,其实他是想说些什么的:

什么……祝你幸福,

最近……还好吗?

新娘子……很漂亮……你……真有福气

他还是说不出这些话,既希望他幸福……又希望他不幸福……

可他还是笑了……笑的很苦……就连他自己也觉得……这样卑微的……真的是他吗?

可他还是说了,一句很小声的‘恭喜’杂在众人的声音中……

齐景轩也许是听到了……转过头对着他说了句谢谢...他他……看出了齐景轩眼里的释然……

……是呢,他放下了,可他……却出不来了

都说,感情里先爱上的总归是先抽身的……

而后爱上的,往往是输家……

这话果然没错。他……放不下了………

——宣誓现场

他眼睁睁的看着,看台上的新郎新娘宣誓……

看他们……看着对方的眼神均是爱意,

后悔吗?屠小意问自己,是呢,后悔了……

又如何呢……

屠小意心想:这可能就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了……在最美最好的青春相遇,却没好好为离别做好道别……

直至如今,在齐景轩的婚礼上……祝他幸福

齐景轩的喜糖……好苦……

其实……有时候,屠小意也会想,如果,

当初好好的对彼此说了再见……

是不是就真的能再见。

——婚礼结束

其实连最粗神经的花生都发现了,那个新娘的眼睛,看起来有多么似曾相识……

只是,他们都知道,这话……不必再和屠小意讲了……

一切,都是定局!

——其实这篇文章改了贼多!!!

原本都发出来了,思考的贼久,还是改了,不过大体上应该没怎么变!!╮(‵▽′)╭

随缘啦!

【齐屠】一颗心,一辈子

PS这个也不是我写的,是我另一个闺蜜


同样是代发的!!


一切随缘,佛系写文!!!



      -回到起点一


是阳光明媚的午后。


屠小意从花生家出来,缓步走在兰汐的小街上。


尽管过去多年了,这里还有他们的足迹。


他们买可乐的小卖部。


他们打架的街机厅。


他们疯玩一天的小林。


还有...那条小巷,那条他看着姚哲恬踮起脚跟,一点点地,一点点地,那张漂亮的小脸逐渐靠


      .....心*...*


停!


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,屠小意狠狠掐了自己一把,眼镜下的眸是化不开的苦涩。


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。


这些地方都没什么大变化,而他们这些人,现在都变了。


花生已娶,有了一一个可爱的儿子,生活不算富裕,却也是快快乐乐的小日子。


姚哲恬已嫁,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,生活美满幸福。


而齐景轩,是兢兢业业的飞行员,尚未有婚配,连女朋友也只交过-一个。


只?


屠小意觉得自己是不配用这个字眼的,毕竟自己连异性的小手都没摸过几次。


唔,那么说来,只有他是止步不前的了。


事业失败,恋爱经验为零,连暗恋都会被扼杀在摇篮里。


屠小意敛了眸,收拾好思绪,坐在桥边,细细临摹起兰汐山水。


直到画完,他才发现一个小女孩正目光灼灼地看着他。


屠小意看着那张可爱的小脸,笑:“喜欢吗?"


“喜欢!"


“那就送你好了。


屠小意把画递给女孩,转身离开。


女孩呆呆地看着这幅画,眸子越来越亮。


“谢谢一-”


屠小意摆手,却没回头,心里清明。


那张像极了姚哲恬的脸,不需要他再探究什么。


就这样。


这样就好。


不再需要什么。


滴滴滴.....


手机响起。


看着花生二字,屠小意接了电话。


花生的笑声很快响起来:“小意,好消息啊!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齐景轩!”


屠小意脚步一顿,差点栽到坑里。


“齐景轩回来了!!"花生哈哈大笑,“这家伙,居然到了兰汐才告诉我们,也不早点说,我们好去接他啊。喔,对了,他说他要去找你。怎么样,见一面?”


屠小意脑子瞬间当机- -一


收回前言。


齐景轩没变。


他还是他,是他屠小意- -听到就会心颤的名字。


屠小意握紧手机,用颤抖的双唇吐出一字。


“好。”


一会面一


“屠小意。” 那嗓音依旧好听,“我以为你会躲着戈。


那身姿挺拔的青年俨然没了少年时的青涩,看上去成熟了不少。两人坐在街边,女性的目光扎眼得很。


屠小意顶着针芒般的目光,头皮发麻。


他紧张地揪着衣角,结结巴巴道:“我,我躲你干嘛?


面前的俊美青年弯起唇角:“你忘了?”


啥?


屠小意绞尽脑汁想来想去,最后也只得到了一个结论。


"卧槽!”屠小意从椅子.上跳起来,“难道我之前欠了你钱没还?”


齐景轩:  .....


“不行啊兄弟,这么多年’了怎么还记那么牢?”屠小意特别咬重了“兄弟”两字,笑嘻嘻的再也没了之前的稳重,“好啦好啦,欠多少,你直说,我现在还你。”


屠小意,你分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。


齐景轩握紧拳头,咽下这句话,却笑得好看。


“没事,我不急。”他掩去眼底的阴霾,“你可以慢、慢、还。


屠小意抖了下,背后有着阵阵凉意。


奇怪,这是夏天啊?


一何妨一


当屠小意在次日大清早打开门,对上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时,他终于意识到了那句“慢慢还'是什么意思了。


青年轻车熟路地走进他家,在餐桌旁坐下:“早饭,你吃了没?"


“没有。


“那正好,”齐景轩笑,“我也没吃。麻烦你做一下我那份。”


屠小意: .....


还真的好意思啊。


但屠小意也不好赶他出去,只得故作凶巴巴地把白粥往桌上一~摆:“寒舍粗茶淡饭,你可别嫌弃。


齐景轩眼里的笑意更深:“嗯,不嫌弃。”


“只要是和你一起,一生粗茶淡饭又何妨。


闻言,屠小意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:“奇怪,没烧啊。”然后转身给自己盛粥。


那双耳朵竟有点红。


      一意识到了一


齐景轩已经连续几个月蹭饭了,天天早上来,待到很晚才回家。


“齐景轩!"


被他灼灼的目光紧紧盯住的屠小意终于受不了了。


他撂下笔,咬着牙,气呼呼地看着身后的满脸无辜的青年:“齐景轩,你就没什么可干吗?”


青年露齿一笑:“干你。”


“神经病,又在说莫名其妙的话了。


“屠小意,我很认真。”


‘喔。  屠小意冷漠脸,“对你女朋友说去。


齐景轩歪歪头:“女朋友?”


“你不是有个前女友吗?花生说她还挺可爱的。


齐景轩恍然想起,似乎是有这事儿。


他那天喝醉了,小姑娘也仗着酒精跟他告白。


然后他对.上那双像极了屠小意的眼,却没能冷漠的拒绝,而是鬼使神差地点了 头。


那女孩却在第二天找上门来。


“对不起,我,我找错人了。”女孩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,“我本来是想向总先生告白的。”


宿醉的缘故,头还有点疼的齐景轩很不温柔地“喔”了一声:“什么找错人?什么告白?我明明记得是屠……


他猛地住了嘴。


不对,屠小意应该在杭州。那么....


“是你?"


女孩怯怯点头。


然后,因为- -场滑稽戏在一一起的两 人就此分手。


但这场滑稽戏对齐景轩来说,意义重大。


他很久之前就开始疑惑了。


为什么他要假装那杂志是姚哲恬送的?


为什么他要帮屠小意把画纸塞进信箱?


为什么他要五次三番地替屠小意解围?


所有的问题的答案,他其实早早就知道了,却一直不敢接受。


况且,屠小意是喜欢姚哲恬的,而姚哲恬却....


所以,屠小意怎么可能不会讨厌他?


他不应该再去见他的啊。


但是,这场乌龙却牵扯出他最深最深的思念。


屠小意,我心悦你啊。


答案呼之欲出,是他堵都堵不回去的。


不知哪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。


就算掩住耳朵,闭上眼睛,堵住鼻子,捂住嘴巴,也无法止住自己的思念。


      ...真的有道理。


一欠我一颗心,一辈子一


齐景轩还在想来想去,屠小意的眸已越来越冷。


“坐够没?出去。”


青年保持微笑:“不出。屠先生,对你的债主好点行吗?”


“行!那我还债,还完你可以滚了吧!"


“真的要还?”


“我屠小意说到做到!”屠小意皱着眉,“说吧,欠多少?”


“没什么,”齐景轩站起来,逐渐靠近屠小意,“只不过是一颗心,一辈子。”


啥???


屠小意还来不及,青年就压了下来。


唔唔唔???


他低垂着眉眼,认真地,认真地轻吻。


屠小意傻眼了。


这TM什么情况?


屠先生只感觉到满天的雪花飞舞。


以及那柔软。


“屠小意,承认吧。


“你也喜欢我。


屠小意呼吸-一室。


“否则你怎么不推开我?"


  “我....


“否则你怎么会...


齐景轩抬眼看向桌.上那画纸。


他的气息热而烫得惊人,喷洒在屠小意的脸.上。


“特意画我?”


“承认吧,屠小意,你也喜欢我。


毕竟这个人,一如既往地幼稚。


喜欢的方式,就是不停地画。


      一嗯,他心悦他一


屠小意有点不知所措。


和他拥抱,亲吻显然已经不够了。


看着那男人的靠近,他却一点点坦然了。


他弯起眉眼。


“来吧。”


反正。


他心悦他。


嗯。


他心悦他。


【齐屠】齐屠赛高

Emmm标题是我闺蜜随手取的,


这篇文也是她写的,我代为发的


PS新手开车,一切随缘


PS这里并没有写完,我闺蜜迟早懒死!!!




原来,是这样么。


屠小意站在床边,看着自己手中的杂志,上面的飞机与数年前在那人窗边的飞机逐渐叠在了一起。他不禁嘲弄一笑,这么多年了那人还好吗,


有点*..想他...


“铃一一”急促的门铃打断了他的思绪,屠小意揉揉脸,  打起精神去开门。  在他转身那一刻,他没有看见自己的手机亮了,  是花生发来的微信:小意啊,齐景轩要我把你地址给他,我刚给他了。


打开门,还未看清来人,便被紧紧地抱住。  屠小意愣在原地。被一股烟草味包围的感觉,  真糟糕,他是这么想的。抬头,  哦,  齐景轩,他就这么愣愣地想着。齐景轩揉揉他的头,嘴角勾起一抹笑容:“怎么不说话,不欢迎我的来访吗?


屠小意慌忙将其推开,  故作爽朗地笑着:“怎么会,这么久没见了,你怎么找到我家来的,也不提早说声让我做点准备。”


他背过身往客厅走去,  明明只是被许久未见的老友拥抱了一下,  为什么脸上带着耳朵红了个透呢。  屠小意走到一半又慌忙往出发走去,背对着齐景轩喊到:“我去切点水果!”


屠小意狠狠地洗了两把脸,  努力让自己的脸降降温。他拿起小刀削苹果,一不小心便划到了手,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:“哦呼。”这时,  身后那人将他揽住,  握住他的手,低沉的熟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:“怎么,这么多年了还照顾不好自己?”紧接着他的伤处便被那人吻住。屠小意傻了.“你...你怎么-.不在客厅坐着--我我我-切到---.--*正常小场面....”他结结巴巴地用他混沌的脑子组织语言。


只听身后人一声叹息,  便憋回了自己接下来所有的话。“以后的水果,都由我来削好吗。”


“你瞎说什么呀,哪有让客人削水果的。  ”屠小意尬笑道,转身轻轻要推开齐景轩。齐景轩推开小刀水果,  压了上来:“容人是吗?”


屠小意抿紧嘴唇,盯着压上来的男人。  数年不见,当初那个俊郎的男孩的棱角被生活磨得圆润了些,有了几分温润的味道,却更加让人着迷。


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他竟发起了呆:如果他接受了姚哲恬,他是不是不会来了...


肩头的微疼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,“嘶一一”屠小意倒吸一口冷气,他的肩头被齐景轩咬住,他不禁皱起了眉头,“你干什么啊!


怎么,这个时候在走神,  在想谁呢。  那男人不满的质问不知为何让他有些心虚。


“明明是你!  在做奇怪的事情吧!”屠小意被压在身下,努力地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,“你这样压得我很不舒服。


齐景轩的眼中带着淡淡的宠溺:这么久了这家伙还是这样。他将屠小意打横抱起,  不顾怀里人的挣扎,丢到了沙发上,压了上来,咬住耳朵,  言语含糊:"我啊,  不想做客人,怎么办呢。


屠小意这下彻底从脚红到脸了,他急忙想要挣开身上男人的压制,只是一不小心便淹没在了那双深邃的眼中。  那双眼曾在他梦中出现,  那双他误认为是姚哲恬的让他怀着无穷爱意着的眼。他的耳朵被含住, 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后,他的身体一下子便软了下来。明明是男人啊..是宗寞太久了吗....


屠小意没有挣扎也不想挣扎了,他明白自己反抗


不了那个男人,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。他乖巧的样子明显取悦了齐景轩,  齐景轩轻轻舔了


放开耳垂,  将目标往下移去:“乖孩....好听的让人肝颤的声音响起,  他那敏感的红点也遭了殃。


怎么...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-..屠小意眼神游离,又一不小心开起了差。  嘶一一”垂眼,  是身上人的轻咬,来表示他的不满。  “你干什么呀!”屠小意一个激灵,想要爬起身推开齐景轩,  “你快下去!  别发神经!”屠小意只感觉一股热血冲到头顶和身下,  该起来的没起来不该起来的起来了。他咬住牙关,又恼又气,不知道为什么竟对一个男人起了反应。


齐景轩的眼神暗了暗,做了几年的机长身体素质自然比它在家中屠小意好不知几倍。  他的手抚.上身下人的脸,  想了数年却只在梦中出现的脸庞如今近在眼前,  他将眼睛闭上,吻住了屠小意即将喷出口的骂娘的话的嘴。


屠小意的唇被吮住,他的脑海一瞬间成了空白,齿缝被温软的舌头抵住。